<i id='7sfy3'></i>

    <code id='7sfy3'><strong id='7sfy3'></strong></code>

      <dl id='7sfy3'></dl>

            <fieldset id='7sfy3'></fieldset>

          1. <tr id='7sfy3'><strong id='7sfy3'></strong><small id='7sfy3'></small><button id='7sfy3'></button><li id='7sfy3'><noscript id='7sfy3'><big id='7sfy3'></big><dt id='7sfy3'></dt></noscript></li></tr><ol id='7sfy3'><table id='7sfy3'><blockquote id='7sfy3'><tbody id='7sfy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7sfy3'></u><kbd id='7sfy3'><kbd id='7sfy3'></kbd></kbd>
            <ins id='7sfy3'></ins>
            <acronym id='7sfy3'><em id='7sfy3'></em><td id='7sfy3'><div id='7sfy3'></div></td></acronym><address id='7sfy3'><big id='7sfy3'><big id='7sfy3'></big><legend id='7sfy3'></legend></big></address>

          2. <span id='7sfy3'></span><i id='7sfy3'><div id='7sfy3'><ins id='7sfy3'></ins></div></i>

            流量明星轉型要打“硬仗”

            • 时间:
            • 浏览:18
            傷情最是晚涼天,憔悴斯人不堪憐。大傢好,這裡是有點憂鬱的小編。小編整理瞭半天,給大傢帶來瞭這篇文章。下面一起讓我們去吃瓜圍觀吧。

              

              

              

              本報特約記者 羅曉汀

              今年的“史上最強國慶檔”創下44億票房紀錄,《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等“爆款”影片中出現朱一龍、歐豪等眾多流量明星,而近期軍旅、創業等題材獻禮劇中也有楊洋、陳曉等“鮮肉”演員擔綱主演。愛國題材影視劇正經歷一場轉型,年輕演員帶來的年輕化效果成為這場國產主旋律影視劇轉型中的有效助力。流量明星們也需在這一潮流中完成自身轉型,國慶檔三部主旋律影片斬獲不俗票房和口碑足以證明這兩種轉型正在取得積極效果。

              年輕演員讓故事更有朝氣

              今年國慶檔三強《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均啟用大量年輕演員。影評人認為,采用年輕演員是今年國慶檔成功的一大關鍵,他們在達到角色表演要求的同時產生巨大傳播力度,幫助主旋律電影吸引年輕觀眾。

              《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各有約12%和32%的觀眾年齡在19歲至24歲之間,在眾多主旋律電影裡占比最高,可見年輕演員陣容是吸引年輕觀眾走進電影院觀看此類題材影片的重要原因之一。出現在這一輪主旋律影視劇中的流量明星還包括電視劇《風暴舞》中的陳偉霆、電視劇《熱血傳奇》中的易烊千璽等。對於這些主旋律影視劇來說,他們的加盟增強劇集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同時對於這些帶有鮮明主旋律色彩的作品來說,年輕面孔的加入也讓故事內容更加充滿朝氣。與此同時,隨著主旋律作品大規模回潮,題材類型和構成元素更加多樣化,需要相應的流量明星來予以呈現。

              制作公司開始信任年輕演員

              今年暑期檔前後國內影視市場出現“流量明星失效現象”,多部因流量明星參演而被預測大熱的作品最終收視、口碑不及預期,這批明星也陷入困境:粉絲基礎龐大卻逐漸失去路人緣,影視資源不斷卻始終沒有高口碑作品。同時,今年迎來現實主義題材劇“爆款季”,大IP古裝劇較為少見,因此年輕演員也急於在影視圈尋找新路。隨著主旋律作品市場地位逐漸穩固,年輕演員主演此類作品也成為穩定自身流量的方法,流量明星通過主旋律影視作品轉型成為新的行業風向標。而從國慶檔“三巨頭”到主旋律熱門劇《破冰行動》,年輕人成為這一題材影視劇主要觀眾和“自來水”群體(喜愛並自發宣傳某影視作品)。制作方需要通過年輕演員增強主旋律作品對年輕觀眾的影響力,年輕演員也需要這類作品幫助自身轉型並獲得大眾認可。許多年輕演員參演的主旋律作品取得不錯效果,不少制作公司開始改變因為不信任年輕演員的演技而拒絕采用此類藝人的做法,這為年輕演員參演該類作品打開新局面。

              幾年前,主旋律影視劇中就已經出現許多年輕演員身影。他們擁有強大粉絲基礎,能夠吸引大量年輕觀眾。但並不是所有流量明星都能轉型成功,例如胡歌和王凱出演的《偽裝者》實現收視口碑雙豐收,而李易峰、周冬雨主演的《麻雀》、陳學冬主演的《解密》等劇集作品卻評分不佳(《麻雀》豆瓣評分6.4,《解密》4.7),演員演技遭遇詬病。朱一龍在影片《我和我的祖國》的《回歸》片段中僅登場幾分鐘卻收獲諸多好評。過去他的作品多以粉絲向、女性向劇集為主,例如《鎮魂》《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等,但《回歸》中他飾演的海軍護旗手充分突出自身外形優勢,詮釋軍人陽剛氣質。

              影視作品質量是根本

              流量明星仍需尋找新表演風格和演藝路線,贏得市場青睞。當樣貌帥氣又兼具陽光氣質的年輕演員找到方向後戲路得以拓寬,迅速找到自己的獨特價值,連續擔綱同類爆款作品。例如黃景瑜接連出現在《紅海行動》和《破冰行動》中,成為新一代硬派小生代表。而歐豪在參演影片《烈火英雄》後,又出演《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兩部國慶檔影片,片中均扮演“硬漢”形象。在出道作《左耳》後陷入瓶頸期的他也曾主演《山月不知心底事》等眾多情感劇,現在終於找到自己擅長的角色類型。劉昊然和陳飛宇兩位年輕演員過去也主要以出演《最好的我們》等青春劇或《將夜》等IP劇為主,而這次他們在《白晝流星》中憑借土味造型、地道方言和充滿朝氣的演出,收獲觀眾一片好評。

              年輕演員出演主旋律作品除獲得足夠曝光度和路人緣外,和老戲骨對戲還能提升經驗,作品和演員實現相互成全。但前提是流量明星需要符合角色要求、自身演技合格,反之則可能遭遇口碑反噬。例如楊穎、關曉彤兩位流量女星都出現在《中國機長》中,但由於片中兩人在表演方面沒有發揮空間,甚至戲份本身都可有可無,最終遭遇差評。但即使演員演技在線,作品也需足夠優秀才能令明星脫穎而出。例如演技曾遭批評的宋茜今年主演創業情感劇《山月不知心底事》,她在劇中表現輕松自然,網友評論稱其進步肉眼可見,但由於近期創業情感劇播出較多,觀眾出現審美疲勞,該劇又缺乏突出亮點,最終豆瓣評分僅為6.5。

              從未來趨勢上看,在內容上制作方將加入更多流量明星等年輕元素,吸引年輕受眾,改變目前主旋律作品主要靠老戲骨撐場的局面。同時大多靠偶像劇和參加綜藝成名的明星如今也渴望轉型得到認可,兩者相得益彰。然而無論是制作方還是年輕演員都必須認識到“主旋律+流量明星”不是必勝法則,影視作品質量才是根本。明星迭代日益加快,主旋律作品市場不是保護傘,年輕演員需要加速完成自身轉型升級。欲要知曉更多《流量明星轉型要打“硬仗”》的更多資訊,請持續關註的八卦新聞欄目,小編將持續為您更新更多的八卦新聞。